禁用一键转载功能

关于

【团兵】耶弗露的悲歌-43

开始设局,准备搞事.jpg


四十三


援军抵达帕拉迪之后,战局顷刻之间便已天翻地覆。

当精灵的攻势宛如暴风、飞快地席卷了延绵数百里的耶弗露山,艾尔迪亚人与纳罗希努人的联军已经将战线推到了帕拉迪国土最南端,距离德奈尔尼亚姆大陆的南海岸线只剩寥寥十几里。紧接着,埃索尔大军抵达了帕拉迪,紧随纳罗希努轻骑兵的步伐,驰援北国。

时隔整整一个月,埃尔文再度看到了玛丽亚要塞北端的狼烟——狼堡稳固了,赫洛乌冰原也收复了,只剩下古雷亚丘陵的密林、沼泽中还藏着不少负隅顽抗的地精、魔兽。“米克,我希望你也能亲眼见证这一天……”

“他不在乎。他该行的路已经行过了,该做的事已经做完了,他问心无愧、死......

【团兵】耶弗露的悲歌-42

这次推进一下感情线


四十二


茫茫的白雪中,泰坦艾伦盘腿坐在陨星台下,背靠着光秃秃的山壁,怔怔地打量着眼前的人类、矮人、精灵。

眼前的生灵同样对他充满了好奇——他赤身裸体,庞大的身躯像山一样高大,皮肉如同裸露、嶙峋的山石,头上却长着黑色的、柔顺的短发,发梢垂在棱角分明的肩上。他的脸孔很像人类,只是没有嘴唇,牙齿裸露在脸上,这让他看起来很像一头呲着牙的狼。他的眼睛很大,瞳孔是灰绿色的,被山麓的白雪和营地的篝火映得亮晶晶的,此刻正平静地俯视着陨星台下如蚂蚁般渺小的男男女女,就算是高挑、强壮、气质不凡的精灵,在他面前也只是柔弱的飞蛾,几乎一捏就碎。

不过,艾尔迪亚人好像一点儿也不怕......

【团兵】耶弗露的悲歌-41

周末赶上学院本科毕业论文答辩,所以延到今晚更新,抱歉


四十一


河谷里的风,总是比耶弗露山麓别的地方更加急促、凛冽。

北方来客们在陨星台下忙碌到了傍晚,终于在这河谷里安定了下来,五颜六色的帐篷将银妆素裹的河谷挤成了一片花海,看上去生气勃勃,而又分外嘈杂。吃了香喷喷的烤羊腿、喝了热腾腾的烧麦酒,国王、使徒、两个摄政王和精灵阿克利奇去大帐里聊正事了,营地里只剩无数士兵在四处晃荡。延续了数百年的仇恨哪有那么容易烟消云散?精灵们在河畔歇脚,矮人们便远远地跑到了耶弗露山脚下;纳罗希努的士兵们像落单的鸟儿一样盘桓在营地中,没人愿意搭理他们,这些年轻男人茫然抬着头,怔怔打量着陨星台下满营伤兵......

【团兵】耶弗露的悲歌-40

埃尔文:吓你们一跳,嘿嘿

下周不一定有更新,最近毕业季,六个学生像嗷嗷待哺的雏鸟一样等着我指导他们论文,还有别的系的同学因为导师没有空而来找我……


四十


天亮之后,接连飘了不知多少天的鹅毛大雪终于停了。艳阳照在希甘希纳区南境的皑皑雪原上,折射着刺眼的灼灼白光,晃得人心烦意乱,晃得战马裹足不前。

“你在数什么?”

奈尔一恍神的工夫,便发现身边的马尔洛正掰着指头数数,便随口问道。马尔洛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缓缓扭头望着长官,神情仍有些愣怔:“阁下,我在算日子——咱们上次来这儿,是十八天前。”

“才十八天……”奈尔苦笑一声,叹息声宛如一缕晨雾幽幽飘散,“我还以为已经过了一百年了。......

【团兵】耶弗露的悲歌-39

一个过渡章,介绍一下新角色(其实都是老朋友

他莱了他莱了


三十九


“我把雷纳托带到了最前线,质问他,他所做的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他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一个希甘希纳的农夫,被领主压榨得实在活不下去了,就去求领主,让他去别处讨生活。领主就把他卖到了别的庄园,他就被这么卖来卖去,蹉跎了大半辈子,直到快进棺材时才发现,谁当领主都是一样的,除非……他自己成为自己的主人。”

埃尔文叹了口气,缓缓仰起了头,将视线移向了利威尔的脸孔。这一回,他没有再说“说点我听得懂的”,而是露出了一抹若有所思的神情——他记得,那只猴子,曾对他说过几乎一模一样的话。

“这种屁话……”

利威尔只是张了张...

【团兵】耶弗露的悲歌-38

因为种种原因试没考成,所以又能更新了……


三十八


“太难了……米卡莎,你都不知道,咱们这些天是怎么熬过来的……雪那么大,战马都迈不开腿了,德洛戈的火炮也给冻住了——我都搞不懂那是怎么回事,听杜尔巴说,大炮的轮毂和轴也得上油……油冻住了,炮就动不了了……”

营地的边缘,基斯把胳膊支在栅栏上,整个身子软塌塌地半倚着,望着陨星台上空沉沉的阴云,长吁短叹着:“炮动不了,矮人的防线就没什么用了,咱们得自己顶上,一点一点地把战线往前推……杜尔巴也带人跟着咱们冲,矮人骑大马,坐都坐不稳,战马刚迈开腿,他们就被颠簸得前后摇晃着,骨碌骨碌地往马下滚……唉,何必呢!”

米卡莎站在他的身旁,抱着...

【团兵】耶弗露的悲歌-37

这几章专心推进一下感情线

下周要参加高教考试,更新目测是赶不上了,抱歉


三十七


入夜之后,穿过佩德罗峡谷的风愈发凌厉了,风声不再是幽长的呜咽,而是化作凶猛、凄厉的咆哮,宛如恶魔的怒吼,穿过狭长、曲折的山谷后,汹涌地撞向了艾尔迪亚人的营地。

南军就驻扎在谷口,背靠着无数同胞的埋骨之地,面朝陨星台,心有余悸地瞭望着随时可能卷土重来的魔族。因为驻扎得仓促,帐篷看上去七零八落、东倒西歪,格外萧条。数不清的伤员挤在狭窄的帐篷里,断断续续的痛苦呻吟织成了一张密不透风的巨幕,笼罩在营地上空。南边的原野上,一簇篝火正熊熊燃烧着,在恶劣的风势中,火焰如同怪兽的舌头,贪婪地舔舐着夜幕,冲天火光...

【团兵】耶弗露的悲歌-36

上周在忙研究生复试的事,实在没空更新,抱歉……


三十六


“为什么要扔下他们?北国的仗还没有打完啊!要是魔族卷土重来的话……”

“你搞错了,米卡莎——我不是艾尔迪亚人,我也不关心什么人类的命运,我从头到尾……都只是在为一个人而战。”

两匹马穿过托洛斯特隘口后,晨曦终于穿过了灰沉沉的浓云,洒在南国遍地皑皑白雪上,折射出刺眼的白光,将米卡莎的视线晕成了一团朦朦胧胧的白雾,雾中仿佛有闪电乱舞,晃得她睁不开眼。利威尔刚刚那番话更是让她心烦意乱,这个家伙……突然对她吐露了极其自私的心事,竟让她顷刻之间陷入了迷惘——她该相信什么、坚守什么,艾尔迪亚人的自由、所有人类的未来,难道都是一场空...

【团兵】耶弗露的悲歌-35

周末被领导抓去写论文……有没有一种可能,周末是用来给人休息的?


三十五


“怎么会……”

米卡莎的哽咽回响在空荡荡的石塔里,在冰冷、粗砺的石壁上激起了窸窸窣窣的悲切回响。她简直不敢相信——不,她根本没有想过这种情形,国王不在了,这场战争……还剩下什么意义呢?他们付出的一切努力和牺牲,难道就此付诸东流了吗……

“不是真的吧……会不会是误报?是不是哪里搞错了?该不会……”

米卡莎心烦意乱、惊疑不定之际,整座瞭望塔猛地震颤起来——塔顶又被陨石击中了。米卡莎头顶的天花板被砸了个大窟窿,砖石簌簌地往下掉着,砸得地面瑟瑟发颤,还溅起了无数透着霉味儿的灰尘——狼堡失守还不到一个月,竟然已...

【团兵】耶弗露的悲歌-34

下周没有更新……工作太忙了,请个假,抱歉!


三十四


利威尔的呼喊声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狼堡四周倏地变得寂静异常,只有杂沓的马蹄声响彻四野。卡滕斯无法停下,他不能让同胞的牺牲白费,不能错失攻城的宝贵时机……他只能下令全军从左右两侧绕过银龙的尸体,迎向洞开的城门,继续冲锋。

巨龙的陨落似乎让狼堡中涌出的魔族有些动摇,打头的魔猪步履彷徨,盲目地冲进人堆,东突西撞、毫无章法。紧随其后的魔狼长了三颗脑袋,三个头各行其是,把它们的步伐扯得东倒西歪,活像一群无头苍蝇。跟在这些魔兽后头的是地精,这些东西本来就是出了名的怯懦、狡猾,它们在马蹄之间穿梭着,像是在无助地奔逃,却又伺机而动,时不时...

1/47

© 蓁川暮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