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用一键转载功能

关于

[喻文州生贺/叶喻]-爱与诚

原著向,时间节点是十赛季休赛期,叶修宣布退役之后,荣耀世界邀请赛之前。

祝喻队生日快乐!最近忙到炸裂,再加上好久没写叶喻手有点生,所以文有点短,大家将就着吃一碗。

顺便恭喜心友 @落木-嘉树 保研顺利,祝未来求学生涯一切顺利!祝福来得实在太晚,希望还来得及!

(晚上要跟家人出去,所以提前发出来……)


叶修刚走出白云机场便觉得一阵热浪袭来,他深吸了一口气,感觉连肺泡里都是灼热的气息。叶修只后悔没带个风油精啥的,他定了定神,朝不远处目瞪口呆的黄少天走去。

“队长让我接的人是你?”黄少天满脸难以置信的神色,“你又在搞什么飞机?拿个冠军就跑,还跑我们蓝雨的地盘来?你该不会又要宣布下下个赛季转会蓝雨了吧?我可先声明蓝雨不收你啊!”

叶修被黄少天的脑洞给逗乐了:“收不收你说了算啊?”

“队长肯定也不收你!你们兴欣全是些卑鄙没下限的人,全联盟的下限都被你们拉低了!蓝雨的一世英名不能毁在你这种人手上!”

“呵呵,我们兴欣最卑鄙最没下限的人,好像就是从你们蓝雨出来的。”

“你可拉倒吧,最卑鄙最没下限的人难道不是你?魏老大遇见你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如鱼得水,如虎添翼,蛇鼠一窝,沆瀣一气……”

叶修简直欲哭无泪:“黄少天同志,你能不能让我先上车啊?再和你嚷两句我要中暑了。”

黄少天嘴上仍然一刻不停地数落着叶修的罪名,手上却主动给叶修开了车门,还很殷勤地帮叶修把行李放到了后备箱里。

“你们蓝雨的服务可真周到啊!”叶修大咧咧地往后座上一坐,调侃起了黄少天。

黄少天冷笑一声,发动了汽车,手速飞快地往后面扔了个绿色的小玩意,叶修一把接住,原来是一瓶风油精。

“哎哟,剑圣大大这么体贴啊?还是你们队长让你带的?”

“呵呵,队长早料到你这弱鸡不是中暑就是晕车,所以让我带了个风油精,果然吧,要没这玩意,一会你吐我车里那还了得?”

叶修和黄少天打了那么多年的交道,早习惯了把他的垃圾话当成打发时间的BGM,再加上此刻的叶修濒临中暑,自然也懒得再去和黄少天斗嘴,只是懒洋洋地瘫在后座上,任由黄少天嘴炮与脑洞齐飞,我自岿然不动。


黄少天按照队长的吩咐直接把叶修带到了喻文州家里,叶修登门时喻文州正在书房里打荣耀,准确地说,正在网游里指挥抢BOSS的团战。黄少天原本打算和喻文州招呼一声,以示自己不辱使命地把目标带回来了,一见这阵仗立刻就收起了聒噪,静静地站在喻文州身后看着。

“哟,趁我不在抢BOSS呢?”叶修突然出声,连黄少天都吓了一跳,而喻文州却仿佛早有预料一般,淡定地答道:“来了?正好,来搭把手吧。”

“卧槽队长你不是吧?让这家伙帮忙?这完全就是与虎谋皮好吧!他肯定会和兴欣那帮不要脸的里应外合坑我们一把的!”

喻文州只是摇头笑笑:“他抢了我们蓝溪阁那么多BOSS,是时候让他吐一个出来了。”

黄少天无语,只好去给叶修拿喻文州放在客厅里的笔记本电脑,叶修目送黄少天出去,敲了敲喻文州的椅背:“你还瞒着他呢?”

喻文州故作惊讶状:“是你瞒着他吧?”

叶修还没来得及搭腔,只见黄少天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一手抱着笔记本电脑,一手拿着荣耀账号卡的读卡器和外接的机械键盘:“便宜你了,队长的笔记本电脑给你用,你带账号卡了没?没带的话我给你拿一张。”

“给一张吧,拿君莫笑的号给你们蓝溪阁抢BOSS,传出去我这老脸往哪搁啊。”

“卧槽你居然还知道要脸?你是怕君莫笑一出现就被所有公会集火吧?”黄少天一边吐槽着叶修,一边从抽屉里给叶修拿了一张剑客的账号卡。叶修开了电脑,接上键盘和读卡器,刷卡登录了荣耀,操作着剑客往喻文州给的坐标赶去。显然,这台电脑平时是黄少天在用,此刻被叶修鸠占鹊巢,黄少天只好百无聊赖地站在叶修背后看着。叶修一到现场,喻文州立刻把蓝溪阁二团的指挥权给了他,二人轻车熟路地指挥着蓝溪阁的玩家们拦截其它公会,拉开空间给蓝溪阁的精英团杀BOSS,黄少天在二人身后,像个解说员一般分析着局面。

“霸气雄图那个牧师肯定是张新杰,那个到处乱扔雷的弹药绝对是张佳乐,那边的包围快被他撕开了,队长你快拦住他!卧槽谁放的冰阵?虚空的也来添乱?卧槽是兴欣的!那个一脸猥琐的术士肯定是魏老大,冰阵是那个乔一帆放的吧?我靠苏沐橙也来了,我靠上来就扔热感飞弹?够豪迈的啊!卧槽屏风炮,啊不,炮飞矛!寒烟柔也在!尼玛兴欣全队出动啊!还要不要脸了?老叶我警告你不许捣乱啊!不然我弄死你!”

叶修被黄少天念叨得耳朵里嗡嗡作响,他转头一脸无奈地望向喻文州:“你能不能让他把嘴闭上?”

“不能。”喻文州一脸狡黠地冲他眨了眨眼睛。


叶修无语,此时他耳机里传来了魏琛中气十足的吼声:“卧槽这剑客是老叶吧?老叶你要不要脸,去给蓝溪阁抢BOSS?你这个叛徒!给我做了他!”

寒烟柔立刻拎着战矛朝这边冲了过来,叶修连忙集中注意力应对,不料此时霸气雄图那边也传来了一声怒吼:“那个剑客是叶修!远程全部集火!轰了他!”

“卧槽张佳乐我招你惹你了!”叶修连忙操纵着角色闪避,不料张佳乐这一声吼诱发了连锁反应,中草堂的、轮回的、烟雨楼的、百花谷的、呼啸山庄的,一时间全把矛头对准了叶修所在的蓝溪阁二团,现场顿时一片混乱。

“卧槽怎么全集火我们了?叶修你果然是个祸害,你是不是故意引发混乱,好让兴欣的渔翁得利?你这个阴险狡诈的小人!”

“喂喂你别胡乱栽赃啊,没看我现在焦头烂额的吗?”

喻文州却只是云淡风轻地答道:“来得正好,你拖住这几家公会的人,我去帮精英团杀BOSS。”

叶修目瞪口呆:“卧槽喻文州你是人吗?”

黄少天却在背后鼓起掌来:“队长干得漂亮!”

事已至此,叶修也只得硬着头皮上了,他原本想趁乱杀出,放几家公会的风筝,不料几家公会却仿佛是达成了某种默契一般,密切配合,死咬着叶修不放。

“张新杰是不是你?你们几家不去抢BOSS,缠着我做什么?再纠缠下去BOSS要被蓝溪阁杀掉了!”

对面的牧师冷静地答道:“你就是我们要杀的BOSS。”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在背后突然爆发出一阵狂笑,“大家在群里商量着把老叶当BOSS刷呢!机会难得啊队长,你们快点杀掉BOSS,然后回来看戏!”

叶修简直是眼前一黑,现世报来得未免太快,他左支右绌,双拳难敌四掌,没多久就被众人联手击杀了。此时,系统里也出现了野图BOSS被蓝溪阁公会击杀的通告。

“反叶修同盟”失去了共同的敌人,瞬间四分五裂,现场乱作一团,包子入侵抄着板砖追着另一个流氓打——似乎是林敬言的小号;寒烟柔缠上了一叶之秋,流云和飞刀剑又缠斗在一起,一寸灰和木恩再次较上了劲;百花缭乱和再睡一夏老相好见面分外眼红,和百花谷那边的花繁似锦、落花狼藉打作一团,一时间各种弹药光影齐飞,一副不刷爆显卡誓不罢休的架势;张新杰操纵的牧师倒十分淡然地坐山观虎斗,不时给自家的人刷点血……


叶修地看了一会混战现场,意犹未尽地退出了荣耀,转头对黄少天说道:“你的武器被爆了。”

黄少天显然看戏看得格外开心,并不在意这一把光剑的得失:“无所谓,小号而已,这种马甲号我们蓝溪阁多得是。”

这时喻文州突然转过头来对叶修说道:“张新杰问你为什么要帮我们抢BOSS,有什么企图?”

叶修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你随便找个理由帮我搪塞一下呗。”

黄少天把头凑了过来:“魏老大不是和你一起退役了么?怎么还在帮兴欣抢BOSS啊?难不成退役只是个烟雾弹,你们兴欣还有什么大动作?”

“网游里玩玩呗,霸图那边老林不也还在么?老魏那把年纪,还能搞什么大动作啊?留在联盟给你们这些小辈当爷爷啊?”

“那你呢?”喻文州突然问道,“你为什么突然退役?你应该还能打吧?”

“我累了啊……”叶修往椅背上一靠,长叹一声,“我都打了十年了……”

“八年半。”喻文州纠正道。

“八年半也不短了,我该回家了……”

“靠,你回家就回家,跑我们蓝雨地盘上来干什么?”黄少天的连珠炮早已恭候多时,“老实交代你到底有什么阴谋?想来蓝雨捣什么乱?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啊。”

叶修回敬了一个无奈的笑容:“来离间你们蓝雨战队,拐骗你们队长,行了吧?”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以示“懒得理你”,叶修笑道:“我刚刚舍生取义帮你们抢了个BOSS,你们打算怎么报答我啊?”

“演唱会听不听?”喻文州突然问道。

叶修愣住了:“你们蓝雨的都那么喜欢剑走偏锋?你看我像能欣赏演唱会的人吗?”

喻文州却完全不理会叶修的抱怨,站了起来:“少天已经订好了票,我们晚上一起去吧——在这之前,我和少天先帮你接风吧。”


叶修只得入乡随俗,被喻文州和黄少天拉去吃了晚饭,然后一行人驱车去体育场听演唱会。这一路黄少天对叶修的来意八卦不已,缠得叶修头昏脑涨。所幸他对即将开始的演唱会兴趣更浓,很快就放过了叶修,冲着喻文唱聒噪起了演唱会的曲目。

黄少天报出的一长串歌名叶修一首都没听过,他盯着窗外出了会神,掏出自己新买的手机,给喻文州发了条短信。

“好闪的电灯泡。”

喻文州低头看了一眼信息,差点笑出声来。

“吃醋了?”

“至于么……”

喻文州没再回短信,他看了叶修一眼,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叶修的下一条短信立刻追了过来:“这人太吵了,你是怎么忍他那么多年的?”

“呵呵,习惯就好。”

黄少天注意到了后座的两个低头党:“哎哟,老叶你竟然买手机了?快给个号码,改天约你一起抢BOSS。”

“问你们队长要去。”

“给队长不给我,老叶你几个意思啊?”

“都说了我是来拐骗你们队长的。”

黄少天猛地一脚刹车,转过头来一脸震惊地望着二人:“卧……槽?”

叶修依旧是满脸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喻文州也只是笑笑,一言不发。

黄少天脑子转得飞快,瞬间就把各种混乱的信息梳理了个七七八八:“不是真的吧?之前苏沐橙他们跟我讲我还以为他们吹牛逼呢。”

叶修对黄少天卖队友的举动表示高度赞赏:“沐橙好样的,还有谁跟你讲过?”

“方锐!”黄少天迅速甩锅。

叶修捂住了脸,一副不堪回首的模样——这都一帮什么队友啊!

黄少天从驾驶座和副驾驶座的空隙里飞扑过来,一把抓住喻文州:“队长你不会被他拐走的对不对?我靠,队长你不会已经被拐走了吧?”

叶修在一旁警告道:“快开你的车吧,别停在马路中间妨碍交通。”

黄少天愤恨地闪了回去,一脚油门,汽车像离弦的箭一样飞驰出去,把后座的两人都吓了一跳。


“一会行事低调点,别被人认出来,我可不想上头条。”黄少天在体育场旁边的停车场停好了车,娴熟地摸出三副墨镜来,自己戴上一副,把另外两副递给后排的叶修和喻文州。

“我一向很低调的。”叶修从善如流地戴上了墨镜。

“当然了,就凭你这张拉仇恨的脸,再不低调要被人围殴的——上次去霸图主场有没有被打啊?”

叶修没搭理他,黄少天自顾自地对着空气开炮:“啧啧啧,你们两个,地下工作搞得不错嘛,老叶也就算了,队长你可真不够意思,竟然瞒着我,靠!”

“黄少天你再啰嗦两句别人可就认出你来了。”

黄少天立刻闭了嘴,警惕地打量着四周。三人低调地混进了排队入场的人群中,黄少天甚至还谨小慎微地把帽衫的兜帽给戴上了。

三人落座后没多久演唱会就开始了,叶修没想到这是一场摇滚演唱会,现场人声鼎沸,音响震得叶修心里发慌,黄少天却亢奋不已。当乐队主唱嘶吼着“你到底爱不爱我”的时候,黄少天已经和周围的几个骨灰级乐迷一起蹦上了座位,一起嘶吼着“你到底爱不爱我”。叶修只觉得有些晕眩,没想到第一次听演唱会就是这么刺激的场面。

“第一次听演唱会?”喻文州凑过来小声问道。

“是啊,没想到场面这么劲爆,这一定是黄少天的爱好吧?”

“少天是摇滚迷啊,他听说你要来,特地找黄牛多买了一张票——怎么,不喜欢?”

叶修扶额:“你帮我谢谢他吧……”

只听得“吧嗒”一声,黄少天的手机从口袋里滑落,磕在了看台上,黄少天蹲下来不以为意地捡起手机塞回兜里,再次爬上座位和周围的同好一起挥舞着胳膊。

“不如我们出去透透气吧。”喻文州提议道。

于是二人起身,穿过狂热的人群,钻进了出场的通道。黄少天见二人走了,也不以为忤,索性把手机往空座位上一扔,更加狂热地挥起了胳膊。


叶修在体育场外的花坛边缘坐了下来,从口袋里掏出烟来,随即想起喻文州还在一旁,犹豫了一下,又把烟塞回兜里。

“想抽就抽吧。”喻文州也在叶修身边坐了下来。

“算了吧,”叶修抬头望着头顶的星空,若有所思,“你们这边空气质量不错啊,还能看见星星。”

“还行吧,前两天雾霾也挺严重的,这两天刚好点。”

两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从空气质量聊到房价、股市,黄少天最爱的摇滚乐队,苏沐橙最近在看的电视剧……

“这部剧我听说过——我妈也在看。”

“哦,原来沐橙的品位这么接地气啊……”叶修点了点头,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你还陪父母一起看电视剧啊?”

“没有,我妈给我打电话的时候随口提的,我没和家人住一块,前几年跟我爸吵了一架,之后就自己搬出来了,平时住蓝雨的宿舍,休赛期就住自己租的屋子,偶尔少天会来找我一起打荣耀,再一起出来吃个饭……”

“没想到你这么叛逆啊?”叶修随口问道。

喻文州只是笑笑:“你知道的,老人家的观念比较保守……不过总归是一家人,平时也还有联系,再过两年等我爸气消了,我也该回家了……”

叶修明白了喻文州话里的意思,他印象中喻文州的家庭氛围颇为宽松,能让喻家父子闹到这个地步的,恐怕也只有……

“你跟你父母说了?”

“早晚都得说,早点给他们个心理准备,后面他们接受起来也容易,我总不能藏着掖着一辈子吧?”

叶修点了点头,他最终还是掏出了烟,给自己点了一支,喻文州望着叶修仰头吐着烟圈,开口问道:“那你之后什么打算?”

“我?回家呗……这么多年,也该回去了……就像你说的,毕竟是一家人……”

喻文州笑了:“那之前冯主席的通知……”

“关我什么事啊……”叶修把手一摊,“我都退役了,那是你们职业选手该操心的事。”

“我觉得你跑不掉。”

“呵呵,老冯还能上我家来抓我不成?”

“Flag不要立太早,”喻文州笑得一脸狡黠,“小心冯主席真上你家抓人去。”

“那我家老头子妥妥把他轰出去。”

喻文州笑了笑,伸手握住了叶修的右手:“为什么不和我联系呢?我是说你上次退役的时候……”


叶修用力地吸了一口烟,把烟圈吐干净了,把烟头摁灭在花坛里。

“我没有手机。”

“这不是理由,你可以用苏沐橙的手机,或者在QQ上找我。”

叶修顿了顿,重新找了个理由:“我不想再给你们添麻烦了。”

“我们?”喻文州跟叶修抠起了字眼,“那你还找少天帮你刷副本记录?”

叶修一怔:“不然我找谁去啊……”

喻文州不说话了,他只是静静地看着叶修,叶修觉察到了喻文州的目光,也转过头来和他对视。

“你什么时候知道是我的?”

“大春来找我,说有个玩散人的,在第十区搅得所有公会鸡飞狗跳……”

“大春?”

“春易老,蓝溪阁的会长。”

“哦哦……那会你就看出来了?”

“当然,我还不了解你?”

叶修笑了笑,凑近了喻文州,两人很自然地开始接吻,喻文州尝到了一点烟草的味道,身后的场馆里仍有震耳欲聋的乐声传来,震得他心里略感烦躁,他用力地握紧了叶修的手,像是要抓住什么转瞬即逝的东西一般。

他们分开的时候喻文州仍然不肯松开叶修的手,他直视着叶修的眼睛:“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不联系我?”

叶修尴尬地眨了眨眼:“你还真是死缠烂打啊……”

“你不想给我添麻烦,”喻文州把“我”字咬得很重,“你不想成为我的负担,或者说是阻碍……可是,我也从来没觉得你是负担或者阻碍啊……你到底在顾忌什么呢?你怕我承担不起你的信任?”

这是一个不需要叶修回答的反问句,甚至连喻文州自己也没有答案。

但喻文州必须把这个没有答案的问题问出口,哪怕是最细微的芥蒂,他也要将它从二人之间拔除。

窘境之下他可以和叶修维持着“你不说,我不问”的默契,但此刻云开月明,他必须把一切都拉到阳光下。


演唱会还在继续着,主唱在高歌“我的青春一去不复返”,场内观众呼声雷动,叶修几乎能看到场馆上方翻涌的音浪。

“这首歌很有名?我好像听过来着。”叶修答非所问。

“你肯定听过,但未必知道歌名。”

“哦?这歌叫什么?”

“我也不知道。”

“哈哈,”叶修干笑了两声,“我以为你什么都知道呢。”

这算是给了喻文州一个间接的回应,但喻文州只是淡淡地笑道:“我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的。”

原本一场山雨欲来的风波,就这么被揭过去了。

两人沉默着并肩坐了一会,身后震耳欲聋的BGM换了又换,叶修倒也适应了这种聒噪的环境,在喻文州问他要不要换个地方坐时,他只是淡定地答道:“再吵也吵不过黄少天。”

喻文州点点头,换了个话题:“你什么打算?”

叶修愣了片刻:“我?回家啊……”

“不是,我是说我们两个,你打算怎么办?”

叶修不说话了,他从口袋里摸出烟来,重新点了一支。

叶修烟雾缭绕的脸在路灯光下显得有些模糊不清,喻文州觉得有些好笑,两个联盟的战术大师凑到一起,规划起彼此的未来之时仍旧是手足无措。

“你要不要上我家坐坐去啊?”叶修突然出声问道,“反正你们得去B市集结……”

喻文州也是一愣:“不了吧……你才刚回家,我就不去你家扔原子弹了。”

叶修当然知道喻文州说的“原子弹”指的是什么:“我父母应该早习惯了吧……毕竟我这么顽劣。”

喻文州笑了:“你不想给我添麻烦,难道我就想给你添麻烦?”

叶修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喻文州给绕进去了,好一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如果是在赛场上,叶修简直要怀疑喻文州是不是有意在算计自己了。

“麻烦你不添也会有的,但我们总得想办法解决。”

叶修望向喻文州,笃定地说道。

喻文州只是微笑着点点头,一言不发。


两人就这么一直坐到了演唱会散场,黄少天从场馆里出来,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花坛边闲聊的叶修和喻文州。

“你们俩又在搞什么地下工作呢?”

“聊天呢。”

“就聊天?”

“不然还能干嘛?”

黄少天狐疑地打量着叶修,满脸的不信任。

叶修从黄少天眼中读到了敌意:“黄少天同志我没得罪你吧?”

“呵呵,你得罪我还少吗?”

叶修明白黄少天的意思,在荣耀赛场上,他们是对手,是死敌,但在场外,他们也是相识多年的损友与至交。

直到三人回到车上,黄少天还在滔滔不绝地数落着叶修的罪状,从第四赛季的初次交锋一直挤兑到第十赛季的季后赛,传达出的意思大致是——叶修这人,连出现在场上都是错。

叶修也难得有兴致陪着黄少天你来我往地斗嘴,二人一唱一和,不像是在吵架,倒像是在说相声。

“你怎么不干脆说我生下来就有错?”

“卧槽,这太狠了吧?”黄少天自己都吐起槽来。

“不狠不狠,我有罪,我退役以谢天下……”

“真退了?”黄少天突然严肃地问道。

“真退了——怎么,现在就舍不得了?”

黄少天叹了口气,难得没有反唇相讥:“以后荣耀会少很多乐子的……”

“不不不,”叶修一脸严肃地答道,“只是职业联盟少很多乐子而已,我还是会继续在网游里抢你们蓝溪阁的BOSS的。”

“我靠!”黄少天大吼一声,“叶修你还要不要脸了?退役了还阴魂不散,队长你管管他!”

喻文州只是笑笑,他掏出手机,给叶修编辑了一条短信。

“你会一直在的,对吧?”

叶修低头迅速看了一眼手机,一边嘲讽着黄少天,一边大爆手速回复着喻文州的短信。

“当然了,你以为呢?”



END


评论(13)
热度(94)

© 蓁川暮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