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用一键转载功能

关于

[霸图日献礼]-直挂云帆

霸图中心,有韩张暗示(其实跟明示差不多了)。

时间大约是九赛季休赛期,时间上可能有些BUG,《霸图的汉子》这首歌对应的应该是十赛季结束后,被我往前挪了。

之前好像有姑娘点过霸图全队去海滩玩的梗来着,差点被我忙忘了……

本来想搞点欢乐向,结果劈了两天情操……



八月份的Q市已经称不上凉爽了,灼热的阳光炙烤着大地,连海风都变得热辣起来。尽管已经进入了休赛期,但霸图战队的选手们却几乎都没回家,而是尽数留在了Q市,为下一个即将到来的新赛季做着准备。

“热死了,我的天……”张佳乐嘴里叼着冰棍,把头发全部捋了起来,用皮筋绑住,但仍有几根不听话的头发溜了下来,黏在他脖子上,弄得他直痒痒,“老林你不热吗?”

“还好吧,我觉得Q市已经比N市凉快多了……”林敬言转头打量了一眼穿着背心短裤,满头大汗的张佳乐,“你学韩队剃个平头,保证凉快。”

“不剃,拒绝,”张佳乐双手在胸前比了个叉,“平头不适合我的气质。”

“你是什么气质?花泽类的气质?”林敬言哭笑不得地调侃道。

张佳乐这才想起来网上将他、韩文清、张新杰、林敬言四人称作“F4”的说法,不由得咧嘴一笑:“哎老林,你说,我们去找老韩商量,出去玩玩怎么样?反正是休赛期嘛,放松一下。”

“也行啊,”林敬言琢磨了片刻,“咱去找韩队和张副商量商量,老这么绷着也不是个事。”

“走走走。”张佳乐迫不及待地催促道。

最终他们在公共休息室里找到了韩文清和张新杰,俩人正你一言我一语地商量着“补强”的事,却被张佳乐突然开口给打断了。

“哟,咱们要引援了?老板看上谁了?”

韩文清和张新杰一起回头,望向了门口的张佳乐和林敬言。

“不是从外面引援,”张新杰向他们解释道,“是直接从青训营里选拔新人。”

“哦哦,是你上次给我说的那个小孩吗?”张佳乐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那孩子有意思,拿的是拳法家的职业,打法倒挺像新杰的。”

韩文清却会错了意:“这有什么?我们是在给霸图找接班人,不是在给我找继承人。”

“说是给你找继承人也没错嘛,大漠孤烟也是神级账号卡了,好大一笔遗产呢!”

林敬言哭笑不得地捂住了脸:“张佳乐你会不会说话?”

“哎哟卧槽我在胡说些什么……”张佳乐连忙打起了哈哈,“老韩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的对吧——哎不是,找接班人?什么意思?老韩你要退役了?”


此言一出,整个公共休息室里都陷入了沉默,林敬言小心翼翼地望向了张新杰,对方却只是耸了耸肩,一言不发。

韩文清倒是坦然,平静地看了张佳乐一眼:“你觉得我还能打几年?”

张佳乐心下了然,叹了口气,伸手捋了捋自己颈后的几绺碎发:“我一直觉得你能在霸图打到天荒地老呢……”

“谁都要服老的,”韩文清面色依旧平静如常,“要真能打到天荒地老就好了——你找我什么事?”

“哦哦,是这样,”张佳乐急忙把自己的思绪扯了回来,“我来问问你们,咱要不要找个时间出去玩玩?”

“去哪玩?爬山还是赶海?”

“赶海是什么意思?”内陆人民张佳乐颇不好意思地问道。

“就是去海边玩。”张新杰替韩文清解释道。

“好呀!”张佳乐激动得一拍大腿,“我来Q市这么久,还没去过海边呢!老林你觉得怎么样?”

“行啊,”林敬言爽快地赞同了这个提议,“海边也比较凉快。”

“那就这么说定了!咱要准备点什么吗?”

“不用,我来筹备就好。”张新杰主动地给自己揽了活。

“好哇,你办事,我们放心,”张佳乐冲他竖起了大拇指,“哎,咱们刚刚说的青训营那个小孩,既然决定要出道了,就把他也叫上呗,正好和大家熟悉一下……哦对,他叫什么来着?”

“宋奇英。”韩文清言简意赅地答道。

五天之后,霸图全队在俱乐部楼下集结,准备开赴海边,张佳乐打量了一眼停在俱乐部大楼下的几辆SUV,不由得感叹着霸图阵势就是大,出去玩一趟跟黑社会约架似的。

“哪有黑社会开路虎约架的?”林敬言又是好一阵哭笑不得,“你港片看多了吧?”

“嗨,我就这么随口一说,你较的哪门子真啊,”张佳乐挥了挥手,望向韩文清,“老韩,哪辆是你的?”

“那个。”韩文清随手一指,张佳乐抬眼望去,便看到一辆张牙舞爪的大切诺基停在队伍前列,看起来十分霸气。

“卧槽,韩总,厉害了!”

“你也买得起。”林敬言在一旁友善地提醒道。

“而且车里全是吃的——两箱饮料,还有五六个大西瓜。”张新杰也跟着补了一刀。

“都给我闭嘴!”韩文清铁青着一张脸,把众人给轰上了车。


张佳乐、林敬言和初来乍到的宋奇英分到了同一辆车里,张佳乐起了坏心眼,想方设法地调戏宋奇英。

“哎,小宋啊,你怎么不去和队长坐一辆车啊?你们同职业,正好可以交流一下嘛……”

“那个……前辈,其实我……有点怕队长。”宋奇英小声答道。

“哈哈,没事,多被他骂两次你就习惯了!”张佳乐摆出一副“老江湖”的派头来。

宋奇英好奇道:“前辈,难道你也会被队长骂吗?”

“会啊!”张佳乐一拍大腿,开始大爆演技,“哎我跟你讲噢,我上次被他骂得可惨了!就因为一个很低级的操作失误……”

“可是前辈,”宋奇英谨慎地打断道,“您为什么会在训练中出现低级失误呢?以您的操作和经验,不是应该尽量回避这样的问题吗?像咱们战队这种级别的训练强度,出现低级失误不是很危险的事情吗?如果您的失误给全队造成了潜在的危险的话,那被队长批评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啊……”

张佳乐被宋奇英这一番逻辑严密的话震得说不出话来,一旁的林敬言捂着嘴,笑得前仰后合:“哈哈,佳乐,这回你踢到钢板了吧?”

张佳乐瞪大了眼睛:“这孩子,被张副魂穿了吧?”

“魂穿是什么意思?”宋奇英一脸迷茫地反问道。

“就是他在逗你的意思,”林敬言急忙救场,“你别把他的话当真,韩队哪是这么不讲道理的人。”

宋奇英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我觉得,咱们战队的前辈们都挺好的……”

“你乐哥好不好?”张佳乐立刻嬉皮笑脸地凑了过来。

“前辈也是很好的人……”

“别叫前辈,叫乐哥。”张佳乐抓住了宋奇英,在他后脑勺上用力地揉了一把,直到他有些别扭地叫了一声“乐哥”,张佳乐这才松了手。

转眼间,霸图的车队已经停在了海边,内陆人民张佳乐激动地把身上的T恤一扒,便冲出了车门,要往海滩上奔。林敬言在后边叫不住他,只得转身带着宋奇英去给韩文清和张新杰打下手,一行人从车上搬下来遮阳伞和躺椅、野餐布,手忙脚乱地布置起来。此时林敬言才看到韩文清车里的一堆西瓜和两大箱崂山白花蛇草水,心里不由得感叹着韩文清选饮料的品位真是与众不同。


张佳乐在海滩上蹦哒了几圈,便一溜烟地跑了回来,问管后勤的张新杰要了个游泳圈,套上便往海里一个猛子扎去,尽情享受沁凉的海水扑在皮肤上带来的快意,还拉上了宋奇英,非要和他打水仗;林敬言正想劝他悠着点,已经被白言飞和于天拦住了,非要他喝一瓶白花蛇草水,林敬言拗不过他们,正捏着鼻子喝叫呢,突然听到俩人商量着下次霸图主场迎战叶修时狠狠灌他两瓶,吓得林敬言猛地一呛,刚进嘴的蛇草水便喷了个干净,于白二人死活不依,非让林敬言重喝,折腾得他苦不堪言;另一旁,郑乘风和秦牧云蹲在海边挖起了沙子,还半开玩笑地琢磨着能不能挖出海蛎子来……

韩文清布置好了遮阳伞和躺椅,正打算去解救水深火热的林敬言呢,却被张新杰一把拽住了胳膊,跟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一管防晒霜:“抹完再去。”

“算了吧,”韩文清面露难色,“抹完腻乎乎的,难受。”

“不抹防晒你又要像去年一样晒脱皮。”

“我又不怕晒……”韩文清一急,海蛎子味儿的青岛话便脱口而出,“晒一下咋的啦?”

“你去年背上晒脱皮,睡觉都不安生,趴在床上哼哼唧唧不敢翻身……”

“行行行,我涂我涂。”韩文清急忙打断了张新杰的读条,再怎么说,自己的颜面还是要维护一下的。

张新杰却不打算轻易放过他,简单粗暴地命令他脱了上衣,挤了大半管防晒霜便往他身上抹。周围的郑乘风、秦牧云、白言飞、于天全被这阵势给吸引了目光,林敬言也由此逃过一劫。

张新杰抹防晒霜的手法十分粗暴,用林敬言的话来说,“就跟给烤鸭抹油似的”。众人在心里默默地给即将进烤炉的韩队点了个蜡,此时,一边的郑乘风突然低声嘀咕了一句:“你看咱张副,就跟妈妈似的。”

白言飞也顺口接了一句:“是啊,谁说奶妈不是妈呢……”

他这一嗓子嚎得有些大了,一时间众人纷纷不忍地捂住了脸,张新杰倒没说什么,但韩文清凌厉的眼刀已经抛过来了。

白言飞连忙夹着尾巴落荒而逃,加入了郑乘风和秦牧云“挖海蛎子”的行列,还给俩人支招:“撒点盐,一会蛏子就露头了。”

“咱上哪找盐去?”郑乘风陷入了沉思,“问问张副?”

“哎不是,”秦牧云吃了一惊,“咱还真准备挖呀?”

“不然呢?”白言飞反问道,“你们刨这半天,挖茅坑呢?”

“滚你丫的!”郑乘风反手糊了白言飞一脸沙子,白言飞愣了一秒,立刻出手反击,俩人在沙地里扭打作一团,倒把秦牧云给晾在了一边。


转瞬之间,逃离了蛇草水的威胁的林敬言已经加入了张佳乐和宋奇英打水仗的行列。令众人没有想到的是,林敬言竟是打水仗的一把好手,动起手来不负流氓本色,又是“抛沙”又是“砖袭”,弄得张佳乐叫苦不迭。

“老林!你到底哪边的!”

“当然是小宋这边的,”林敬言笑着一捧水泼了过去,“我总不能和你一起欺负小朋友吧?”

这时,互相涂完了防晒霜的韩文清和张新杰终于下了水,张佳乐总算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转身便往韩文清身后钻,说时迟那时快,宋奇英一捧水泼过来,正中韩文清脑门,吓得他愣在原地半天没敢动一下。

“张佳乐你幼不幼稚?”韩文清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转头瞪了张佳乐一眼。

“关我什么事?”张佳乐目瞪口呆。

“多大人了,还打水仗?”

“那不然玩啥?”张佳乐振振有辞地反驳道,还顺手指了指沙滩上摔跤的郑乘风和白言飞,“你怎么不说他们俩还玩泥巴呢!”

韩文清的嘴角一阵抽搐,满脸都写着“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

“不然我们去租个汽艇玩玩?”张新杰提议道。

“行呀!”张佳乐立刻爽快地同意了,韩文清便让张新杰组织队友们集合,自己去租汽艇,走之前还交待张新杰拿几个西瓜到汽艇上吃。

“咱能把西瓜刀带上汽艇吗?”张佳乐疑惑地问道。

“不用刀,队长徒手就能劈开。”

“原来拳皇是这么来的吗?”这回轮到林敬言目瞪口呆了。

“老林,你也可以的,”张佳乐笑得那叫一个不怀好意,“你们格斗系玩家大力出奇迹。”

“不敢当,”林敬言摆了摆手,“还是你们枪系玩家厉害,自古枪系多挂逼。”

“那是弓兵!”张佳乐一本正经地纠正道。

“无所谓,反正都是远程。”

“要我说,还是圣职系厉害,”结束了“玩泥巴”的白言飞拍起了副队长的马屁,“一团神圣之火扔过去,枪王也得被烧得欲仙欲死。”

“过奖了,”张新杰淡定地答道,“还是你们法师系的地图炮过瘾,能烧十个枪王。”

“什么……”张佳乐下巴都快掉进海里了,“原来张副你那么暴力的吗?”

“那当然,”郑乘风竖起了大拇指,“再怎么说也是咱霸图的汉子。”


去租汽艇的韩文清自然对队友们的“商业互吹”一无所知,等他谈妥了价钱回来招呼队友们上船时,便只听到一句没头没尾的“霸图的汉子”。

“霸图的汉子怎么了?”

“没什么,”林敬言淡定地笑道,“霸图的汉子你威武雄壮。”

顷刻间众人哄堂大笑,倒是韩文清被搞得一头雾水:“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网友给咱们战队编的歌,”张新杰解释道,“一会可以让张佳乐前辈给咱们来一个。”

“为什么是我?”张佳乐懵了,“哎不是,张副你竟然还听这个?”

“你们不也听吗?”

说着,张新杰招呼众人上了汽艇,郑乘风、秦牧云、白言飞、于天几人一人抱一个西瓜的架势把开船的师傅吓得不轻,反复和他们确认着没把管制刀具带上船。

“没事,我们吃瓜不用刀。”于天笑着给师傅解释道。

“不用刀怎么吃?”

“一会给您现场演示一个。”

在众人的起哄下,张佳乐果然唱起了网络神曲《霸图的汉子》,一句“给我一个冠军一个十年的队长,给我一个搭档并肩向远方”弄得韩文清哭笑不得:“我哪来的十年?网游里也算吗?”

“这不快了吗?职业联盟马上要进入第十个年头了。”林敬言笑道。

韩文清放弃了和歌词较劲,转而开始料理大家抱上船来的西瓜,在张佳乐“钢筋铁骨的拳头陪你去砸墙”的歌声中,韩文清“咣”一掌劈开了面前的西瓜,惹得众人一阵惊呼。

宋奇英怔怔地打量着面前四分五裂的西瓜,又看了韩文清一眼,壮着胆子问道:“队长你手不疼吗?”

“还好吧。”韩文清面不改色地给他递了一块瓜,紧接着又去劈第二个、第三个。宋奇英捧着手里的瓜愣了半晌,硬是没能咬得下去。

“小宋你不知道,”一曲唱罢的张佳乐又开始满嘴跑火车,“老韩练铁砂掌的!真人PK的话,他能打十个叶修!”

“乐哥你诓我的吧?”宋奇英吸取教训,露出了警惕的神色,“职业选手怎么可能练铁砂掌?”

“是真的!”张佳乐硬着头皮编了下去,“他跟副队经常在健身房约架!不信你问副队!”

张新杰淡定地点了点头:“这倒是真的……”

“卧槽不是吧?”张佳乐再次陷入了震惊。

“乐哥你果然在骗我!”


霸图确实流传着韩文清和张新杰在健身房约架的传说,但据张新杰交代,他们只是在健身房比谁仰卧起坐做得多而已。

“嗨,没劲……”张佳乐露出了嫌弃的神色,“当年在百花,我和孙哲平可是确确实实打过架的。”

“你们百花路子这么野吗?”林敬言饶有兴味地问道。

“是啊,百花在搞事方面深有心得!当面我们捉弄唐昊和邹远这俩新秀,骗他们加入百花战队的条件是生吃羊肝菌,他俩还真信了!要不是张伟拦着,他们真打算吃!”

“生吃羊肝菌会怎么样?”韩文清对传说中的“云南蘑菇”一向十分好奇。

“会中毒啊!然后你就能看见小人打架了……当时我骗邹远说繁花血景是我和孙哲平吃菌中毒以后打出来的,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深信不疑……”

“邹远前辈不会真的去试吧?”宋奇英小声问道。

“没有没有,我哪能真让他去试啊……话说回来,霸图没有捉弄新人的传统吗?”

“没有。”白言飞笃定地摇了摇头。

“至少我们都没被捉弄过。”秦牧云补充道。

“其实以前是有的,”张新杰吃完了手里的一块瓜,慢悠悠地开口说道,“跟百花的套路差不多——我刚从青训营转正的时候,季冷前辈和李艺博前辈骗我说加入霸图的条件是喝完一整瓶白花蛇草水,而且得一口闷,不能吐出来,否则就把我退回青训营去。”

张佳乐眼睛一亮:“所以你喝了吗?”

“喝了,才喝了一口就全喷队长脸上了,后来队长就不让前辈们捉弄新秀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笑得前仰后合,“原来呲队长一脸水才是霸图的传统吗?”

众人又是一番哄笑,宋奇英却想起了刚刚在海边泼了韩文清一脸水的惨剧,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张新杰看出了他的窘迫,给他递了一块西瓜,让他放宽心。

“大家难得出来玩,放松一点。”

宋奇英点了点头,顺着张新杰的手势朝海面上望去,汽艇扬起的浪花被海风打碎在半空中,闪烁着晶莹的光泽。

张佳乐站了起来,面朝大海张开双臂,煽情地感叹道:“大海啊——全是水!”

白言飞也站了起来,学着张佳乐摆开造型,接了一句:“队长啊——全是腿!”

“什么玩意啊!”韩文清没好气地瞪了两人一眼。


在众人的哄笑中,林敬言拿了一块西瓜递给开船的师傅,顺势在船头坐了下来,举目朝前方的海面上望去。

“哎老林,”张佳乐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冲林敬言喊道,“你们以前在呼啸都玩些什么呀?”

“也没啥好玩的,”林敬言老实答道,“就一起去吃盐水鸭、鸭血粉丝汤、小馄饨、牛肉锅贴、皮肚面……”

“除了吃呢?”张佳乐穷追不舍。

“偶尔也会出去玩玩吧……有一次全队一起去燕子矶玩,方锐站在岸边吟诗,吟到一半脚下一滑,差点掉进长江里去……”

“什么玩意?”张佳乐目瞪口呆,“方锐还会吟诗?吟的啥?”

林敬言往船头一站,摆了一个古装剧男主的造型,开口吟道:“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差点一屁股跌在船板上,“我的妈呀,方锐还有这雅兴……”

“方锐可是文化人,之前我们去玄武湖划船的时候,他还在船头吟过‘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洲’。”

“这哪是文化人,这是中二病吧?”

“还好吧,”张新杰悠悠地插了一句,“之前队长去爬泰山,也在山顶上吟过‘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前辈你没干过类似的事情吗?”

“没有!”张佳乐断然否认,他光是想想韩文清背着手在泰山顶上吟诗的场景便是一身鸡皮疙瘩,“不过,孙哲平干过,有一年重阳节,他突然对着经理买回来的菊花来了一句‘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把经理都给吓懵了。”

“合着咱联盟全是诗人啊!”于天感慨道。

秦牧云也跟着感叹道:“这年头,不会念两句诗,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职业选手。”

“苟利……”白言飞突然出声念道。

“你可滚吧!”郑乘风一脚踹在白言飞屁股上,踹得他差点一跟头栽进海里。

“悠着点——”张新杰一把拉住了白言飞,提醒郑乘风注意分寸,“掉进海里可不好玩。”

“小宋你会吟诗吗?”张佳乐一把搂住了宋奇英的脖子,“来两句应景的,不要言飞那种歪诗。”

白言飞不服气了:“我这哪是歪诗?林则徐的诗,多正经啊!”

“去去去,别妨碍小宋发挥。”

“我想想……”宋奇英果真埋头琢磨了起来,“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这个怎么样?”

“好!”张佳乐带头鼓起掌来,霸图队里一群汉子开始跟着起哄,反倒把宋奇英给弄得挺不好意思。


“有什么可不好意思的?”韩文清皱起了眉头,“等以后有观众给你鼓掌,你可别紧张。”

“要是有观众嘘你,你也别气恼。”张佳乐从善如流地接了一句。

宋奇英此时却突然想起来当初张佳乐在百花主场被保安打的事来,不由得心底一阵唏嘘。

“前辈,我有一个问题。”

“有问题就问呗,别弄得跟小学生似的,还举手。”

“前辈,我想问——”宋奇英突然改了口,让张佳乐觉察出了一丝严肃的气氛,“对于你来说,离开百花,加入霸图,到底意味着什么?”

这似乎是一个禁忌问题,却因为宋奇英的直言不诲而显得了轻松不少,张佳乐双手交叠放在脑后,仰起头来,琢磨了片刻。

“这个问题,其实我自己也想了很久,当初老韩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就想过,那时候我刚退役,闲着没事干,每天就去海梗公园喂海鸥,当时我正喂得开心呢,老韩突然来电话了,接完电话低头一看,我买的饼干全被海鸥啄光了。”

张佳乐轻轻地笑了笑,仿佛在讲述一个有趣的故事,旁边的白言飞仿佛受到了感染,也跟着咧嘴一笑。

“我刚到霸图的时候,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哎呀我当时可纠结了,除了训练和比赛,基本上心里没一刻踏实的……我琢磨来琢磨去,到最后就破罐子破摔了——去他妈的!我想那么多干嘛?我来这里不就是为了冠军吗?既然已经坚定了信念,还想这些没用的干啥?横竖就是一拼了,不管结局如何,我的信念都不会改变,为了冠军,我可以赌上一切。”

一时间,船上的气氛似乎有些沉郁,微咸的海风迎面扑面,掀起张佳乐额前的碎发,倒使得他的面色并不如其他人想象中那么凝重。

“我给大家爆个料吧,”林敬言突然笑道,“佳乐刚来的时候,我俩一起去逛超市,他对着货架上的百花牌蜂王浆长吁短叹了半天,把我给吓得够呛。”

“不是吧,”张佳乐愣住了,“我还干过这个?”

“是啊,”林敬言耸了耸肩,“当时你就跟脚下生根了似的,拖都拖不走。”

“我擦,这么丢人的吗?”张佳乐一脸不堪回首地捂住了脸,“为什么你就没有把柄落在我手里呢?”

“前辈也纠结过的吧?”张新杰突然望向了林敬言。

“我?我有什么可纠结的?我差点以为我要直接退役,或者去一个十八线战队看饮水机了。”林敬言苦笑着摇了摇头。


宋奇英有一点愕然,他似乎并没有料到自己的问题会导向这样的方向,一群前辈你一言我一语地追忆着往昔,气氛竟也有些热烈,甚至连韩文清都打开了话匣子。

“当年叶秋——”他愣了一下,似乎有些别扭地改了口,“叶修还问我要不要加入嘉世,也亏他好意思开口。”

“我有印象!”张佳乐一拍大腿,“我记得当时场下的观众都快疯了……”

“一支同时拥有斗神和拳皇的队伍,难以想象……”林敬言摇了摇头,感叹道。

“咱们现在这个阵容,不也挺……出人意料的吗?”

“此一时彼一时,要是咱们都再年轻个三五岁,那才真是毁天灭地级的阵容……”

“那霸图的交易会被联盟直接否决的吧?”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出于荣耀方面的原因’[1]?”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捂着肚子,笑得缩成了一团,连韩文清都发出了一声“噗哧”的轻笑。

“所以联盟和观众心里也有数,咱们这套阵容,听起来挺吓人的,其实就是一帮老家伙绑在一起,做最后的困兽之斗。”

“老林,你别这么丧嘛,”张佳乐终于喘匀了气,冲林敬言眨了眨眼睛,咧了咧嘴,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困兽也是会咬人的嘛。”

“是啊,没必要垂头丧气的,”韩文清站了起来,叉着腰往远处海面上望去,“咱们的路还长着呢,就算有一天我们都退役了,奇英他们也会继续扛着霸图往前冲。”

宋奇英突然被“点名”,猛地抬起头来,却在顷刻之间再次被张佳乐搂住了脖子:“听到没?小宋同志,组织钦点你做霸图的接班人!”

宋奇英被“接班人”三字吓得差点一哆嗦,但张佳乐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向他投过来一个热烈张扬的笑容,仿佛受了感染一般,他也冲着张佳乐笑了笑,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林敬言却将手伸了过来,揉了揉他的后脑勺。

“张佳乐,你别吓唬小朋友。”

“没关系,”张佳乐似乎比宋奇英本人还要笃定,“咱们小宋不是小朋友,是小老虎。”

张佳乐这个比喻把一船的人都给逗笑了,大家自然能够会意,毕竟“猛虎”这个意象已经跟了韩文清快十个年头了,现在,这头猛虎已经渐渐露出了疲态,但他的爪牙依旧锋利,战意依旧昂扬。在他的身后,霸图年轻的兽群正蓄势待发。

而在他们的前方,登顶荣耀之路永无尽头。


“哎,老韩,别摆造型了,我们一会上哪吃饭去?”

“我知道一家不错的馆子,生蚝三十块钱一盘。”

“不是吧,韩总,你那么持家啊?你对得起霸图付给你的千万年薪吗?”

“持什么家?”

“张佳乐前辈的意思是想宰你一顿贵的。”

“行啊,你直说不就行了。”

“韩总霸气,我今天就等着吃大户呢!”

“哈哈,乐哥带我们飞!”

“带不动,带不动……”




[1]梗出自当年湖人想和黄蜂交易保罗,结果被当时的联盟主席斯特恩以“篮球方面的原因”否决了。


评论(96)
热度(1177)

© 蓁川暮萤 | Powered by LOFTER